当前位置: 新报风尚 > 性情物语 > 三衢物语 | 曹天戈将军的手札

三衢物语 | 曹天戈将军的手札

2019-08-13 11:13  来源:新报风尚  编辑:Hou

  衢报传媒集团记者 钟睿 文/摄

  曹天戈,字宣麾,号寒玉,原籍宁波镇海,出身于将星云集的黄埔四期,官拜国军陆军中将。抗日战争时期,衢州在1942年和1944年两度成为大型战役的核心战场,其时,曹天戈及所部二十六师都发挥着重要作用,成为衢州抗战史研究绕不开的课题。

三衢物语 | 曹天戈将军的手札

曹天戈留下的手札。

  在先贤徐映璞的《甲申衢州抗战记》中曾提到:“南路二十六师鏖战之烈,为浙东诸役所仅见,若人尽如此,扫净倭寇,收复失土,可也!”曹天戈在世时,也曾与热心文史的我市原副市长姜宁馨先生当面交流过,并感慨地说起龙衢战役时,自己“在衢州丢了一个团”。

  日前,承蒙沪上文友惠让,记者结缘一份曹天戈在1976年3月的文稿手书,也由此试着触碰和探索这位青史留名的旧军人在红色岁月里的所思所想。

  在就读黄埔之前,自幼就读于教会学校的曹天戈从上海一所英文专科学校毕业,当过教师,做过翻译,有较高的文化修养。黄埔毕业后,曹天戈从见习排长干起,投身北伐战场,在战火中步步擢升,后考入陆军大学十三期,与陈明仁、蔡文治等人同窗。

  曹天戈与很多在抵御外辱的战场上舍生忘死的国军将领一样,他们的人生原本绝对值得骄傲。1949年12月,国民党在大陆的统治已经到了穷途末路之时,第八兵团副司令官、第八军军长曹天戈率部蜷缩在滇南一带。解放军发动元江战役时,本应与曹部交替掩护渡江的友军却“过河炸桥”,将曹天戈及其麾下第八军大部人马抛在元江北岸,直接导致其兵败被俘。曹部只有一团人马南逃出境,流亡缅北沦为异域孤军,成了柏杨笔下“亚细亚的孤儿”。

  类似战场上的狗血遭遇,在曹天戈的戎马生涯中屡见不鲜。上世纪80年代,曹撰文回忆起在抗战时期,于龙衢一带的指挥作战经历时,通篇也都是对国民党军队系统相互倾轧、剪除异己的卑劣手段的不满与怨恨。

  曹天戈在成为战俘后,接受了思想改造,于1964年获得特赦,恢复自由后当选为浙江省政协常委、省民革副主委。已年过花甲的曹天戈出狱后,鸿雁传书给自己年轻时的恋人、当时远在香港的名媛章女士,希望重修旧好。而章女士得信后,当即动身返回大陆,就此与曹天戈厮守终身,由此可见曹绝非平庸之辈,而是有着不凡的个人魅力。

  记者结缘的这份手书共有7页,题为《谈谈我对中共特赦政策的理解与感受》,曹天戈在其中写道:在云南刚被俘时,虽然解放军首长时常来找我说说笑笑,加以慰勉,但我的心情还是十分沉重,认为自己作为战犯的血债迟早会被清算。1956年春到北京“集中”后,张治中先生专程前来传达了毛主席和党中央的意旨——“加速改造,分批释放”。随后,我通过红色理论著作学习、实地参观考察,结合自己的经历,逐渐改变了思想。

  “要分清其中的大是大非,得先问一声政治实质,政治为谁服务,是天下为公还是天下为私,这才是一个最根本的关键问题”,“共产党人从不隐瞒自己追求的目的,他们制定政策、落实政策唯一的最终目的是,要消灭人吃人、人剥削人的罪恶制度,从而使每个人都能过上平等幸福生活;是要改造旧世界、旧思想、旧习惯,而绝不是消灭人的肉体”。曹在文中写道,1975年,大陆释放了全部国民党战犯,设宴欢送,给足旅费,为愿意回台湾与骨肉重圆者提供方便,而台湾方面则慌作一团,不顾法理人情、“仁义道德”,干脆来了个“闭门政策”,他听闻后“拍案长叹,摇头无言”。

  现实的教育最为有力,新旧对比的反差最强烈。曹天戈从旧政权的高官,经过现实的教育,逐步转变为新政权的合格公民,虽然他留下的史料并不算多,但通过这份手札,也能一窥其心路,饶有趣味。

三衢物语 | 曹天戈将军的手札

编辑推荐:

【免责声明】本网站部分图片来源或改编自互联网,主要目的在于信息分享,让更多人获取所需要资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到您的权益或版权请及时告诉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新报风尚对其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