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新报风尚 > 新报社区 > 社区,如何守住“家门口”的健康?

社区,如何守住“家门口”的健康?

2020-08-01 05:06  来源:新报风尚  编辑:Hou

  社区是基层治理的基本单元,也是卫生防疫的“最后一公里”。当前我国疫情防控总体战、阻击战取得重大成果,大部分地区社会秩序基本恢复正常。但回头看,我们不能忘记和忽视,疫情突然袭来时,一些社区暴露出人员匮乏、医疗能力不足、空间规划不合理、防疫物资短缺、社会参与水平较低等短板。

  疫情发生以来,党中央多次就社区防疫作出重要指示。为把党中央关于疫情防控的要求与基层治理实际相结合,将疫情防控体制机制建牢筑实,本刊编辑部与同济大学国家现代化研究院就建设“健康社区”进行了深入调研,以期从公共卫生角度考量城市和社区空间改造,优化医疗卫生设施布局,加强社区医疗卫生服务配置,提升社区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建设,将健康与基层治理紧密结合。

1

健康中国,从健康社区做起

  “第一道防线”存多重短板

  作为卫生防疫和应急管理的“第一道防线”,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中,社区普遍暴露出一系列短板:

  社区公共医疗资源严重短缺,医疗能力不足,社区首诊、转诊制度多为空谈。社区医院是离群众最近的卫生机构,疫情发生时应在第一时间发现、筛查和转诊病患,避免出现大医院医疗资源挤兑,也避免大规模交叉传染。由于长期以来对社区医院重视不足,财政投入不够,社区医院医疗水平较低,作为居民首诊机构的地位远远没有确立。疫情期间,病人第一反应都是去大医院,对大医院医疗资源迅速形成挤兑压力,易导致医疗体系整体功能瘫痪,对疫情防控造成巨大压力。

社区,如何守住“家门口”的健康?

6月16日,在上海市一家菜场内,工作人员在进行消毒工作 丁汀 摄

  社区公共卫生治理和应急管理能力薄弱,联防联控体系构建难。一是社区居委会在应急状态下承担着社区出入口管理、返回人员排查、重点人群检测、环境卫生整治、防疫宣传、生活物质采买、群众情绪疏导等大量工作,人手严重不足。二是下沉到社区居委会的行政力量、社区自治体系、社会组织、市场化力量没有清晰的工作界面和协同流程。这导致社区层面的联防联控工作机制不够完善,社区难以有效整合物业公司、业主委员会、志愿者、社会组织、社会单位等多方力量,社区居民多方面要求难以得到及时满足,甚至发生独居老人无人照顾等情况。

  社区空间规划不合理,应急备灾避难和隔离场所缺乏。社区防灾防疫及应急避灾功能建设长期被忽视,在城市规划和住宅区建设过程中,防灾防疫虽然被纳入了规划体系,但未得到有效落实,相关设施配置往往流于形式,疏散通道、隔离设施、防灾避险公园、应急设施预留用地、抗疫物资集运系统等体系布局严重不足,且少量设施日常维护和保养也面临巨大挑战。

  相关标准仅对避难场地和建筑的面积指标有明确规定,对功能分区、配套设施规范表述不明确,且应急医疗救护区没有防疫功能要求。社区医院、社区综合体、党建中心等公共空间缺乏防疫防灾功能配置,没有独立的水电通风系统,在疫情发生时派不上用场。在应急状态下必须保障运行的建筑,如超市、农贸市场等,在设计时缺乏公众健康因素考量,通风条件差,动线设计不合理,人员在结账出口处大量聚集。

  应急物资储备奇缺,战略备灾物资几乎为零。目前,没有针对社区居委会和基层医疗机构应急物资储备的统一要求,很多基层防疫物资日常储备为零。在一些一线城市,没有形成完备的区、街道、社区三级应急救灾物资储备体系。据了解,各社区医院卫生应急物资储备工作参差不齐,存在制度缺失、库房混用、物资种类五花八门等问题。由于日常没有建立完善的物资征收与派发机制,社区工作者只能通过市场途径自行筹备防疫物资,临时购买的物资质量参差不齐。

  社会参与水平较低,社会组织及企业介入缺乏制度化和组织化安排。一方面,公共卫生教育缺失,导致社区居民防疫意识淡薄。疫情期间,部分居民的不理解和焦虑情绪累积,多地出现居民强行冲卡,甚至殴打基层工作人员现象。另一方面,居民自组织意愿和能力弱,公众参与水平较低。在重大疫情灾害下,全部依靠有限的行政管控力量,不可能面面俱到,但社区居民依赖性强,自助意识淡薄、能力欠缺,社区自组织力量弱。平常活跃的志愿者队伍以离退休人员为主,年龄偏大,欠缺应急常识。

  构建健康社区五大体系

编辑推荐:

【免责声明】本网站部分图片来源或改编自互联网,主要目的在于信息分享,让更多人获取所需要资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到您的权益或版权请及时告诉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新报风尚对其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